深圳小恒指配资平台排名前十cpyx18.com
新闻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 > 正文

未解之谜的答案也许就是忘记 《杀人回忆》影评

2017-08-22 来源: MMK1115
分享到:
T + -


柯一正导演曾在八0年代拍过一部卖座电影《我们都是这样长大的》,和张毅的《我这样过了一生》并称一时瑜亮,是八0年代特殊的「我」片系列。名称虽有个「我」字,其实《我们都是这样长大的》却是一部同心圆的电影,以「同学会」的概念,将一位小学老师所带大的同学,一路上经历初高中、大学和就业都各个阶段的历程,逐一交代呈现。 同心圆的奥义就在于同一个中心点,可以是同一位老师,可以是同班学同学,可以是同一个心情,同一种记忆,震荡的波纹就从那个中心点稳健地向外发散四射,最早的悲喜哀愁,曾经有过的欢笑和泪水,在时间的演绎下,也提供了对比和回想的效能,让观众就曾经动心的美感经验能够再三反刍。寻找圆心或追寻圆幅振荡,追寻一个圆的完成,就是电影艺术的讨喜手法之一。 南韩导演金基德的《春去春又来》透过四季的轮回复始,诉说着生命随着季节一再回旋的宿命。每个世代都有清纯无邪的小沙弥,都会经历悲嗔痴苦的磨炼,都会迷失,幸运的人会悟道,不幸的人则是堕落深渊,春天的轮回是快速的,生命甲子的轮回则是漫长的,不论慢或快,一切再回到重头时,就有了对比,就让人兴叹,同一件事物对立观视的心情就像苏东坡所说的:「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与我皆无尽也。」 法国电影《战火浮生录》的理念也差不多。电影一开场就是贝嘉舞团的当家舞者乔治唐裸着上身准备踩着拉威尔的《波丽露》音符来跳舞,巴黎铁塔前的一张朱红圆桌,三十六位男舞者成「ㄇ」字形围桌场边,乔治唐踮着脚站,肢体慢慢随着情绪上升飞扬,先是简单继而多样,先是温柔继而激情,音符和动作像潮浪般一波一波四散开来,然后再用简单的音乐蒙太奇手法将镜头切到俄罗斯,年轻的芭蕾舞者正在同样的音符下,努力舞动年轻的肢体,争取老师的认同,对艺术的追求是那么简单平凡的心,然而外头的世界正要大乱,一场欧战,一场以暴力强暴无辜的生命悲剧正要展开。 1928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已经落幕十年,第二次世界大战却已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音乐家不能改变历史,却能透过层层堆叠,一再回旋的音符表达社会动荡、战事一触即发的紧张感。历尽劫波的男男女女,身心都受巨创,然而生命还是要继续,于是,《波丽露》音符再度想起,影像再回到《战火浮生录》片头的乔治唐舞蹈,青春的胴体映照着斑驳苍老的人影,你一定会油生「无处话凄凉」的唏嘘,却也寄情于这样的艺术创作能够点醒后人,悲剧莫再重演。 最近看了南韩奉俊昊导演在2003年所拍的卖座电影《杀人的记忆》。南韩影业蓬勃,电影类型就宽广,所以才会有绝对冷酷的《快乐到死》,才会有讲究影像风格和意念表达的《春去春又来》,才会有刻画小儿女分合悲情的《春逝》,以及关心社会边缘人情欲的《绿州》,电影多元,工业才会蓬勃,不像台湾目前只有一种类型(但是年轻工作者已经在努力开发《诡丝》和《宅变》等惊悚鬼片的可能空间)。 《杀人的记忆》透过警察的刑求暴力来探索整个国家民族屈从威权,不求甚解的文化批判,电影从1986年在京畿道发生的一起连续杀人命案开始,男主角宋康昊的第一个镜头就是坐着牛车到田间的一处排水沟里探视女子被害后的弃尸现场,生性大而化之的他,完全不懂办案技巧,也不知科学办案为何物,就靠直觉、听信流言和暴力刑求来破案,偏偏这回却遇上了一位智慧和手法都远比他高明的歹徒,他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命案一件一件在下雨的晚上陆续上演着。 多年后,宋康昊早就不做警察了,从商有成的他开着汽车重回昔日田园,他又回到那个排水沟旁,再度蹲下来检视他当警察的历程中,一起无法侦破,也没有找到凶手的命案现场,此时,一位女学生走过,问他在此做啥,然后告诉他,多日前也曾有一位男子站在他同样的位子做着和他一样的事,那个人应当就是连续杀人的狂魔吧?宋康昊于是就问女学生还记得那人长成什么模样吗?女学生的回忆很模糊:「只是平平凡凡的一张脸吧!」当年,宋康昊捉不到凶手,如今,当然一切还是无解。 时代变了,身份变了,交通工具变了,但是伤痛的记忆却是刻骨铭心的。生命走了一个轮回,绕了一大圈,又回到圆点时,你的疑虑找到了答案了吗?你的追寻得到满意的答覆吗?走了一个大圆,有时觉得就是有憾,有时却有圆满的幸福感。圆满之后,是不是还要去画另一个圆呢?生命就是继续这样往前走的吧!

本文来源:MMK 责任编辑:MMK1115
分享到:

非洲旳人口:渏迹,还是恶魔?

热点新闻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